近日,第八届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在迪拜歌剧院揭晓了获奖名单。本界比赛主题为“希望”,大赛总冠军可获得 120,000 美元(折合约 806232 人民币)的奖励,而各组別的第一名也可获得 15,000 至 25,000 美元不等的奖金,本届大赛奖金累计高达 45 万美元。

来自马来西亚摄影师 Edwin Ong Wee Kee 凭借作品“母亲的希望”(Mother’s Hope)获得了这届大赛的总冠军。

赛事总冠军《母亲的希望》,©Edwin Ong Wee Kee
大赛评委是这样评价该获奖作品的,这是一张充满了人文关怀与希望的优秀摄影作品。
但在大赛公布获奖作品不久,来自孟拉加国的摄影师拉希德(Ab Rashid)就在社交软件上曝光了这张照片的拍摄花絮。

如图所示,一群摄影师正在围着这位母亲拍摄,身穿白色衣服的就是 Edwin Ong Wee Kee
据知情人士爆料,当时这位越南母亲同意了摄影团的拍摄提议,并根据摄影团的要求摆出了相应的造型。
而在此之前,大奖获得者 Edwin Ong Wee Kee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他并没有摆拍,而是在稻田附近碰巧遇到这对母子,便询问她是否愿意拍照,母亲同意后,他在没有指导该母子任何动作的情况下拍下了这张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并非传统的新闻类摄影赛事,赛事规则上没有明确指出摆拍类照片不能参赛,所以 Edwin Ong Wee Kee 不算违反比赛规则。
但大部分摄影师认为,纪实和新闻类照片如果采用摆拍的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造假”行为,会让摄影失去了原有的本质。
福建杨家溪的水牛
桂林漓江的渔民与鱼鹰
而在国内,福建霞浦的渔民、桂林漓江的渔民与鱼鹰和福建杨家溪的水牛这几个地方就是摄影圈里出了名的摆拍圣地。
这些地方里的渔民、农民和动物纷纷成了“专业的摆拍模特” ,并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摄影团前往“创作”。
“模特”正在为拍摄做准备

拍出来的照片固然好看,但大都千篇一律的雷同,这些“大片”并非摄影师主观去发现和创造而得,而只是一种机械性的按快门行为。
“我以一种笨拙的方式拍照,我不安排对象,我站在他们面前,我不安排他们,我安排我自己。”
事实上,摄影大师黛安·阿勃丝早在半世纪前就告诫了我们摆拍不可取,好的摄影作品永远是真实且打动人心的。
对此,你们是如何看待摄影该不该摆拍这个问题的呢?
附此次大赛获奖作品:
希望组
第一名
《暴风雨天》
 ©Fanny Octavianus 

第二名
《撤离灾民》
©Muhammad Fahrur Rasyid 
第三名
《瓦砾间的浴缸》
©Wissam Nassar
一般彩色组
第一名
《以小欺大》
©Chen-Kuang Chen
第二名
《一个奇妙的相遇》
©Karim Iliya
第三名
《漩涡》
©Abdullah Alshatti
一般黑白组
第一名
《老人和猫》
©Aun Raza 
第二名
《我的灵魂伴侣》
©Ana Filipa Scarpa
第三名
《雨夜中的猫头鹰》
©Tibor Kercz
照片故事组
第一名
《愿望》
©Haitham Nouraldin
简介:巴勒斯坦难民示威活动,为了早日重返家园。
第二名
《冰的职责》
©Paul Nicklen
第三名
《来源于星空》
©Yevhen Samuchenko
简介:星星是奇迹和希望的讯号,提醒我们好运气迟早会来。
航拍视频组
第一名
《脆落的生态环境》
©Florian Ledoux

第二名
《回家之路》
©Sulaiman Hejji
第三名
《消失的“白色”》
©Wong Yoong Wah
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你的观点。
来源:摄影交流平台(ID:chinavision)
仅供分享交流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END—

 推荐资源 ⇒ Adobe 2020 全家桶,6月发布会版本!(已亲测,一键安装,免费使用)




可能是每日“最全的设计资讯”公众号
尽早关注
长按关注“设计早餐”
(设为星标,相约每一个早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设计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