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受欢迎且最具影响力的建筑与设计资讯平台designboom推出了TOP 10 museums and cultural venues of 2019!

自2013年以来,designboom在每年年底都会汇编过去一年中最受关注的项目。今年入选的7个国家10个博物馆建筑,其中中国共4个建筑项目入围,是入围项目最多的国家,中国建筑事务所非常建筑的吉首美术馆、Bernard Tschumi建筑事务所和天津城市规划设计院设计的天津探索博物馆也位列其中,我国建筑越来越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1.挪威The Twist博物馆 / BIG


BIG在挪威的第一个项目The Twist博物馆位于蜿蜒的Randselva河上,这座“可栖居的桥”呈扭曲的形态,成为挪威耶夫纳克Kistefos雕塑公园一个新的艺术作品。这个1000平方米的当代艺术机构不仅在公园内连接两个森林河岸,同时也完成了穿越北欧最大雕塑公园的文化路线。


© bjarke ingels group and kistefos

连接Randselva河两岸© bjarke ingels group and kistefos


The Twist博物馆围绕着历史悠久的造纸厂而建,它被设想为一个扭转90度的梁,成为横跨Randselva河的结构构件。该公园拥有大量国际艺术家的特地场地作品,包括Anish Kapoor、Olafur Eliasson、Jeppe Hein、Fernando Botero和草间弥生等。游客们漫步其间,跨越The Twist博物馆这一转折点,完成了艺术之旅。作为公园自然延伸出的第二座桥,新博物馆在将Kistefos公园的室内展览空间扩大一倍的同时,增强了游客的体验。


© bjarke ingels group and kistefos

 © bjarke ingels group and kistefos

© bjarke ingels group and kistefos


2.卡塔尔国家博物馆 / 让·努维尔


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内蜿蜒的展馆长廊长1.5公里,透过一系列独特且包罗万象的环境,带领访客步入一场旅途,从建筑空间、音乐、诗歌、口述史学、气味、考古文物、画作、纪念艺术电影等,生动演绎着属于卡塔尔的故事。馆内的11个陈列展馆,带领访客穿越卡塔尔从数百万年前的一个半岛,演变成今天现代多元的国际城市的一段漫长历史。卡塔尔国家博物馆不但展现了这个国家丰富的文化历史和卡塔尔人的美好理想,同时促进探索、创意和社区交流,为当地提供多样的教育机会,更将卡塔尔国家的文化愿景推向国际舞台。


 设计从波斯地区“沙漠玫瑰”这一神奇的自然现象汲取灵感,尺寸和弯曲度不同的圆盘如项链一般环绕着整座博物馆© iwan baan

© iwan baan


在设计过程中,让·努维尔Jean Nouvel从波斯地区“沙漠玫瑰”这一神奇的自然现象汲取灵感,“沙漠玫瑰” 是由沙漠表面下的盐水层中发现的结晶砂等的矿物质组成,因形似玫瑰而得名。让·努维尔这样形容“这是第一个由大自然创造的建筑结构”。“沙漠玫瑰”是建筑结构的模型,尺寸和弯曲度不同的圆盘交错,垂直结构起到支撑作用,横向错落叠加,如项链一般环绕着整座博物馆。Baraha中庭坐落在展馆区中心,是连接户外文化活动的聚集点。外观上,博物馆沙漠色的混泥土结构与沙漠环境相得益彰,建筑仿佛破土而出。内部环环相扣的圆盘结构,形成不规则曲面的墙面。



© iwan baan

© iwan baan


提供自然遮阳的悬臂式圆盘突显了设计的可持续性© iwan baan


3.The Shed 艺术中心 / DS+R


曾被Discovery频道誉为“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坐落在纽约哈德逊广场的多功能艺术中心The Shed经过9年的设计与建造,终于在2019年4月正式开幕。座落纽约哈德逊河畔的The Shed,其设计构想源起自英国建筑师Cedric Price于1961年分享的设计图,由于当时建筑技术尚无法实现如此复杂且大胆的设计,直到50多年后重新被Diller Scofidio + Renfro 建筑事务所拿出,于占地1.8公顷的哈德逊河畔旁,与纽约Rockwell Group集团共同合作进行。


© the shed

© the shed

© the shed


The Shed建筑由两大建筑体组成,一为涵盖艺廊、多功能剧院、排演厅、创意实验室等的八层楼高主建筑体;另一部分则是伸缩空间「McCourt」,以钢骨结构伸缩外壳,搭配计算机控制的滚轮与轨道,创造出像抽屉般伸缩自如的空间,可依据表演需求在5分钟内打开,容纳多达3000名观众。灵活的建筑设计,让The Shed成为古典乐、戏剧、舞蹈、多媒体艺术等各种艺术形式的竞技场,将前卫的艺术创意和野心展现在世人面前。


© the shed


© the shed


4.天津探索博物馆 / Bernard Tschumi建筑事务所和天津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天津探索博物馆是一座面积达33000平米的巨大博物馆建筑,历经六年设计建造,博物馆将于2019年秋季面向公众开放。馆内将通过当代技术展示天津工业历史上的各种人工制品,包括一些外观壮阔的太空探索火箭。项目为天津滨海文化中心的一部分,除了展览和文化活动设施,建筑中还包含画廊、办公、餐厅、零售等空间。


© kris provoost

建筑由一系列椎体构成© kris provoost


Bernard Tschumi建筑事务所在博物馆的设计中考虑到了当地丰富的工业历史,并从基地中原有的巨型生产和研究机构中汲取灵感。一系列巨大的椎体形成了贯穿博物馆的主要空间。顶部采光的中央椎体连接三层空间,一条螺旋坡道由地面缓缓升至顶层,通过重新阐释古老的工业原型,为人们带来了现代垂直城市的独特空间体验。游客可以漫步于屋顶上,欣赏惊人的城市景观。


立面细节© kris provoost

© kris provoost

© kris provoost


5.柏林博物馆岛美术馆 /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由大卫·奇普菲尔德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James-Simon画廊是德国柏林博物馆岛上的全新入口建筑。它作为普鲁士著名建筑师Friedrich August Stüler设计的老博物馆建筑群的延续,与其相邻的Kupfergraben运河以及柏林新博物馆西南立面构成了完美的合奏。在1999年,博物馆岛的整体规划就已经确定,并被确立为其未来发展的基石,而James Simon画廊与考古漫步长廊结合,形成了该规划的主干结构。该建筑的场地狭长,1938 年前曾是由普鲁士建筑师Karl Friedrich Schinkel设计的Neuer Packhof行政大楼。


主入口© simon menges

高大的柱廊© simon menges

从Schlossbrücke看建筑© simon menges


作为博物馆岛的新门户,James Simon画廊在片区内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不仅能够迎接每日的大量游客,并配置有当代博物馆参观者所需的所有设施。虽然这是一个全新的现代建筑,但它与其周围的Lustgarten花园,Schlossbrücke桥和Kupfergraben运河构成了和谐的整体。同时,它与Pergamon 博物馆形成了地面上的物理连接,并通过地下层的“考古漫步长廊”与柏林新博物馆、柏林旧博物馆和博德博物馆相连。


与Pergamon博物馆的连接© simon menges

© simon menges

© simon menges


6.吉首美术馆 / 非常建筑 FCJZ


美术馆所在的中国吉首市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州府。起初地方政府考虑在城外的开发区内选择建设用地,然而非常建筑则建议将美术馆设立在人口密集的乾州古城的中心区,因为非常建筑认为文化设施应该尽可能地方便居民使用。穿城而过的万溶江流经吉首的核心地带,因此非常建筑构想了一座横跨江面、兼做步行桥的美术馆。希望人们不仅会专程去欣赏艺术,也可以在上班、上学、或者购物的途中与艺术邂逅。


鸟瞰© 田芳芳

黄昏中的美术馆© 田芳芳

美术馆嵌入现有城市肌理© 田芳芳


如今,许多诸如博物馆和剧院的当代文化设施都被当作独立的纪念物而远离社区。非常建筑认为美术馆不应该从区位上脱离受众,因此将其嵌入到现有的城市肌理中,两岸的桥头部分与万溶江畔的排屋紧密相连在一起。这些排屋包含了店铺、餐馆、小旅馆,楼上通常便是屋主的居所。因此,吉首美术馆位于河两岸的入口都可以被视作混合功能街道界面的一部分,从而融入当地人的日常生活。


万溶江上的美术馆© 田芳芳


透过步行天桥仰望大展厅© 田芳芳

大展厅© 田芳芳


东侧入口© 田芳芳


7.土耳其odunpazari现代博物馆 / 隈研吾事务所


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 (Kengo Kuma & Associates) 日前公布了他们在土耳其埃斯基谢希尔设计的,目前正在建设中的 Odunpazari 现代艺术博物馆规划方案。该博物馆在设计上借鉴了传统奥斯曼帝国木制建筑的形式和规模,力图将其打造成为一个新的文化场所,并融入到现有的街道景观之中。


© NAARO

© NAARO

© NAARO


这座新的博物馆位于被称为 Odunpazari (土耳其语“木材市场”)的附近,这是这个城市中的一个很私密的地方,有着蜿蜒的街道,还有历史悠久的奥斯曼帝国家庭住宅,它们的上层都是悬臂式的。在该博物馆的设计中很好的运用了这种传统的设计方式。不同尺寸的堆叠箱子同时也反映了沿街道周边住宅建筑的规模大小,并且建筑物以向上的形式也是在“宣布自己就是该地区的新文化地标”。


© NAARO

© NAARO

© NAARO


8.香港“大馆”古迹艺术馆 / 赫尔佐格&徳梅隆Herzog&deMeuron


该项目是一座被围墙围起来由各种历史建筑组成古建筑群。建于1841年,作为曾经香港司法机关、裁判机构和监狱,是建筑群中最古旧的建筑物之一。在2006年停止使用后,整个大院腾空,留下了一个室外场地和一系列独特建筑。从城市的角度来看,该大院是世界上最密集的城市之一中罕见的“庭院”。


© iwan baan

© iwan baan


该项目曾经矗立在山坡上作为法律和秩序的突出象征,对港口有着令人瞩目的景观,现在已成为商业和住宅高层建筑森林中开放和平静的城市绿洲。Herzog&deMeuron的目标是保持两者的开放性和独特性,并重新恢复它们作为一种新型的城市发现空间供公众使用。这些空间将被重新定义为文化交流、休闲娱乐的场所。


© iwan baan

© iwan baan

© iwan baan

© iwan baan

9.洛桑州立美术馆 / barozzi veiga


洛桑州立美术馆位于市中心,同时为城市的三个主要博物馆提出了一个总体规划:州立美术馆(MCB-A)、当代应用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UDAC)和爱丽舍摄影博物馆(Musée de l’Elysée)。新的美术馆位于场地的南部边缘,是一个与铁轨平行的纵向体量。就像火车站一样,新的美术馆定义了城市空间,并保护其免受火车的干扰。州立美术馆利用这一条件,承载并表达了对场地的记忆,以务实的形式、严谨的体量和坚锐的线条呼应场地原有的工业背景。


© matthieu gafsou

© matthieu gafsou

© matthieu gafsou


为了创造城市空间,该项目拆除了部分现有的火车大厅。但是通过片段式的保护,这个地方的记忆被保存了下来。为了保护博物馆的藏品,整个建筑是相对封闭的,南立面封闭内向,北立面则更加开放、通透和生动。一层作为公共广场的延伸,促进社交活动的发生。大厅内被保护的片段则成为了新美术馆的承重结构构件。该项目的复杂性以一种非常简单和综合的方式得到了解决,建筑每层的五个核心结构既起到了承重作用,又影响了建筑形式。


© matthieu gafsou

© matthieu gafsou


10.济宁市美术馆 / 西泽立卫


西泽立卫与妹岛和世组成的SANAA早在2010年就共同获得了普利兹克奖,SANAA也因此成为建筑界的“神仙组合”。除了与妹岛合作完成项目西泽立卫也进行自己的建筑实践。济宁市美术馆坐落于山东省济宁市太白湖新区,是他在中国设计的第一个美术馆,历时三年建成。济宁市美术馆是市文化中心四大场馆之一,和群艺馆、图书馆、博物馆三大场馆相辅相成。美术馆设计理念采用荷叶造型,融合了济宁市文化特色和地域风貌,与周围景色融为一体,营造出一种超然、幽静、水天一色的建筑意境。


© office of ryue nishizawa

© office of ryue nishizawa


济宁美术馆的室内空间布置在一个开放式的公园之中,通过玻璃走廊、半室外区域和外部广场连接起来,所有这些都可以将内部活动向周围环境延伸。同时,西泽立卫使用玻璃确保了在自然光线下建筑的明亮和透明,还确保了景观与外部世界的直接联系。


© office of ryue nishizawa

© office of ryue nishizawa

© office of ryue nishizawa


MORE | 更多建筑资讯

2020迪拜世博会国家馆重庆第一高楼A-ONE上海最新地标“1000棵树”北京丽泽SOHO爆改杭州550㎡农贸市场,设计感爆棚!全球最大星巴克芝加哥开业!北京大兴机场LV首尔新店


可能是每日“最全的设计资讯”公众号
尽早关注
长按关注“设计早餐”
(设为星标,相约每一个早晨)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设计早餐